足坛海国图志:荷兰的“海外兵站”苏里南踢中北美的南美国家

0 Comments

荷兰足球最大的“外援”来自苏里南,例如现役的荷兰后防中坚范戴克,其母亲来自苏里南。现役荷兰国脚的维纳尔杜姆、普罗梅斯也有苏里南的血统。

除了现役国脚之外,历史上,荷兰也有不少球星有苏里南的血统。例如荷兰三剑客中的里杰卡尔德和古利特;克鲁伊维特、西多夫、哈塞尔巴因克等人。

南美洲北部的国家,该国面积16.7万平方公里,人口只有59万。但该国身在南美洲,却和圭亚那一起踢中北美的赛事。

面积是荷兰本土4倍的苏里南,曾经是荷兰用纽约还来的。后来却成为了累赘。直到1975年,荷兰才甩掉了这个“累赘”,让其独立。可以说,这是世界上少有的求着独立的案例。

苏里南,原名荷属圭亚那。除了苏里南,即荷属圭亚那之外,南美大陆地区历史上还有四个圭亚那——西属圭亚那,今天属于委内瑞拉;葡属圭亚那今天属于巴西的阿马帕州;英属圭亚那独立成为了圭亚那合众国,法属圭亚那今天依然属于法国。

苏里南,也就是荷属圭亚那,竟然是荷兰用哈德逊河河口的新阿姆斯特丹,也就是纽约换来的。

历史上,最早发现并殖民南美大陆的是西班牙和葡萄牙两个国家。除了葡属圭亚那,其余的圭亚那地区全被西班牙占据。

圭亚那地区,尤其是苏里南一带,内陆地区几乎都被热带雨林所覆盖,开发难度太大。西班牙在秘鲁、今天哥伦比亚境内的高地占据了殖民地之后,也没有过多顾及这里。因此,苏里南在西班牙殖民时期,几乎是荒废的状态。

然而,西班牙也好不到哪里。其统治的西属尼德兰地区爆发了独立运动,1581年,西属尼德兰北部脱离西班牙独立,即尼德兰联省共和国,也就是今天的荷兰。

1588年,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被英格兰(英国前身)全歼,西班牙退出了霸权。

到1650年,英格兰(英国)殖民者在总督巴巴多斯带领下来到苏里南,将其开发为种植园。

与此同时,荷兰在北美地区占领了哈德逊河沿岸,将其命名为新尼德兰,河口处被命名为新阿姆斯特丹。

此时,法国、英国的势力也在北美大陆渗透,为了防止英国、法国的渗透,荷兰在河口处修建了不少墙,这些荷兰人修建的墙,后来演变成了美国的金融中心——华尔街(Wall Street)。

英国和荷兰早起一直为了争夺海洋霸权,龃龉不断。荷兰占据的哈德逊河处,让英国的13处殖民地呈现破碎状分布。英国和荷兰矛盾日趋尖锐,战争在所难免。

这还没完。1665年,因为英国颁布的近乎严苛的航海条例损害了荷兰的利益。两国第二次爆发战争。

这一次战争中,双方互有胜负。英国人从荷兰殖民者手里占据了哈德逊河流域,荷兰不甘示弱,从英国手里夺去了苏里南,作为种植园。

1667年,英国与荷兰达成了《布雷达和约》,英国与荷兰达成领土互换协议,荷兰用新尼德兰地区(约14万平方公里)换取了苏里南(约16万平方公里)。

新尼德兰地区,如今成为了美国纽约州、康涅狄格州、新泽西州和特拉华州的部分地区。其首府新阿姆斯特丹有了一个英语名字——纽约,即用英格兰之前的首都约克命名。

可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。英国占据了新尼德兰地区之后,移入了大量英格兰人口,大批欧洲精英的涌入,使得这里成为了美国一直以来经济最发达的地带。

荷兰占据了苏里南之后,将其开发成为了种植园。为了开发这里,荷兰从其它印度、非洲引入劳动力开发这里。奈何,这里的自然条件相比于荷兰在亚太地区的殖民地荷属东印度(印尼)差太远,因此,苏里南地区人口比重一直不高。

而且主要是荷兰从非洲、印度以及印尼挖来的人口,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苏里南地区人口为非洲以及印度血统。

20世纪50年代,去殖民化浪潮涌入。1954年,荷兰在美国的指点下颁布了《荷兰王国宪法》,按照这部宪法,苏里南人自己通过政府发表独立声明,就可以宣布脱离荷兰独立。

但是这里一直以来不希望脱离荷兰独立。因为二战后的荷兰通过马歇尔计划以及本身雄厚的工业基础,建立完备的工业体系,成为了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强国。

苏里南也因觉得自己傍上了“荷兰”这棵大树,一直薅宗主国荷兰的羊毛,不肯脱离荷兰独立。要知道,1970年,苏里南凭借着傍上荷兰这棵大树,人均GDP高达1300美元。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当时中国的人均GDP只有113美元。

20世纪70年代时期,滞涨危机席卷了西方世界,荷兰备受其害。荷兰开始通过各种方式,逼迫苏里南独立。最终,1975年,荷兰和苏里南达成协议,苏里南脱离荷兰独立。荷兰也甩掉了“包袱”。

独立前夕,苏里南掀起一阵移民潮,大量精英阶层涌入荷兰。寻找工作,他们有些人就是在移民荷兰前生下来的,例如荷兰三剑客当中的古利特、里杰卡尔德。

有的则是在移民荷兰之后生下来的移民二代,例如荷兰现役后防中坚范戴克、例如第一届欧国联比赛对阵英格兰比赛中打进一球的普罗梅斯等人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。荷兰足球在苏里南独立后(1975年),获得了两届世界杯亚军、一届季军、一届第四名和一座欧洲杯冠军。

虽然他们有过缺席世界杯(1982、1986、2002、2018)和欧洲杯(2016)的经历,但不妨碍荷兰足球在世界足球版图中占有一席之地的位置。目前,荷兰国家队的国际足联排名高居第八位。

与荷兰相比,苏里南的排名可谓是不忍直视。苏里南的国际足联排名是143位,远低于中国队的第78位,高于中国香港的第145位。

唯一一次参加大赛是2021年中北美金杯赛,唯一取胜的比赛还是2-1战胜了瓜德罗普。

荷兰一位足球作家指出:“荷兰国家队毫无疑问受益于使用出生于苏里南的球员,他们有潜力发挥巨大的影响力。”

荷兰足球能够长期称霸欧洲和世界足坛,跟荷兰发达的青训体系以及荷兰经济状况密不可分。

荷兰经济非常发达,人均gdp高达5.3万美元,是世界上少有的富国,也是福利最好的国家之一。苏里南

独立后的动乱导致国家联赛基础设施无法正常进行。因此,很多人愿意选择荷兰。

阿贾克斯、PSV埃因霍温和费耶诺德是荷兰足球的三大豪门。包括阿贾克斯、PSV埃因霍温以及强费耶诺德都有着强大的造血能力,是荷兰能够长期称霸世界的重要支撑。

苏里南的基础设施在经历了战争的破坏后,足球处于零基础的状态。曾经的苏里南实行单国籍政策,很多在荷兰的苏里南裔愿意选择为荷兰踢球。因为为荷兰踢球,参加世界大赛的概率更高,这是苏里南所不具备。

即便后来,苏里南承认了双国籍,很多也是在荷兰队难以获得位置的球员去苏里南踢球,他们早已不在荷兰队的计划之中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